不一样的特工

不一样的特工

这部007系列的开山之作一经上映便掀起了全球的“特工热潮”,初代扮演者肖恩康纳利给007下了定义:

自此之后的数十年间,无数的特工片应运而生,尽管各有不同,却也在大体上遵循了初代007奠下的风格。

直到2002年,一部《谍影重重》上映,才彻底改变了观众对于“特工”的定义。

如果说《007》里的詹姆士邦德是一位英俊潇洒的绅士,《碟中谍》里的伊森亨特是一个行走在边缘的超级勇士的话。

32岁的马特达蒙在这部电影里既不美型,也没特色,尽管一身肌肉,却钝感十足。

没有高科技武器,没有可以用手机操纵的车,没有女人,他甚至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。

因此,伯恩是对特工形象的一个超越,在伯恩身上我们看不到邦德的光环,也看不到伊森的科技,伯恩更真实更普通,虽然他一样的身手不凡。

在系列电影的第一部里,伯恩因为妇人之仁,导致任务失败,意外落水,失去记忆。

苏醒后的他一脸的茫然,没有身份,不知姓名,留在身体里的一串代码成为了他仅有的稻草。

而在两部续作中,影片更是全方位地诠释了一位价值3000万的超级特工应该具备的条件:

A.生理:强健的身体(在不良环境中全速奔跑800M+,特种部队出身),良好的协调力,控制力,抗击打能力,以及对自己身体素质的估计和判断,能够迅速入睡和醒来,保持充分的体力。

受伤之后的急救,根据自身条件所能完成动作的估计,人体构造学的理解,软肋,弱点,一击致命的地方。

100种以上常见武器的使用方法,以及从周身环境中挑选或者制造简易武器的能力。精通多种格斗技巧,各领域的专业知识如:电子,建筑,语言,军事,搏击,心理,医疗等。

C.心理:冷静,谨慎,果断,理性。意志力,思考能力,判断能力和随机应变能力。抵挡诱惑,保持清醒,明辨是非,调节情绪,对抗压力,善于隐藏想法,弱点。

起初的伯恩虽然失忆,但却并不惶恐,他先是做了些试验,清楚了自己掌握的技能,位置,以及身体状况。

特工在各种状态环境下,能够清楚地认识自身条件,从而做出有利于接下来行动的最优选择。

尽管人生地不熟,刚刚上岸的杰森却并没有惶恐,他的身体会自动随着环境反应,隐蔽、逃跑、侦查,并寻找适当的时机反击。

在一切都未知的情况下,冷静和观察能力是最重要的——包括行动前首先观察周围环境,设想可能存在的危险,解决方案、路线、出口。

注意观察他人的眼神,习惯,神态,言语,衣着和小动作,这些都会反映出他们的身份和心里。

在大使馆里,他利用灵活的身手,放倒了警卫,拾取了他们身上的对讲机,便于接下来顺利逃脱。

同时合理利用身边有价值的物品,包括对手的(武器),通讯(信息),细节(使用耳机,空出双手)

逃出后杰森找到了被大使馆拒绝的女主玛丽,他用钱说服了玛丽,带着他这个“失忆的通缉犯”离开这里。

沟通,说服,威胁,则是自信和言语技巧的体现,不管是对于陌生人还是熟人都十分有效。

之后还有一个精彩的片段,当伯恩来到玛丽弟弟家,杀手却找上门。二人在稻田对峙,紧张肃杀,一触即发。

一是惊起鸟群,伯恩在放枪后马上跟着鸟跑,是为了观察鸟群落下时避开哪里,那个地方就藏着人,同时也防止杀手根据放枪的声音来源找到自己;

二是吓唬躲在暗处的杀手,让他误以为已经暴露,逼迫他移动。放枪之后杀手很快因为移动暴露了方位,被伯恩击杀。

在第一部的结尾,伯恩杀死了当时“绊脚石计划”的负责人,带着自己的女友玛丽远走高飞。

当杀手出现在伯恩定居的小镇里时,他没有表现出与当地人格格不入的疏离感,也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。

可仅仅是因为伯恩两次在街上看到他,伯恩就开始怀疑,并快速确定了他的杀手的身份。

这里有两个细节,一是在任何一次在公共场所(特别是需要身份认证或很重要)的出现都有可能暴露自己的行踪,在那里要提高警惕。

二是注意视野里是否有多次重复出现的人,可能被跟踪,保持现状,以免打草惊蛇,不变应万变。

杀手最终还是追上了伯恩,枪口火焰喷吐,射出的子弹没有打死伯恩,却意外打中了女友玛丽。

伯恩没有任何的犹豫与吃惊,救她,门打不开,就从外面用脚助力顶开。在水中把氧气吐给她,一次,两次,一秒钟不舍,临别一吻。

玛丽死后,伯恩站在河边,远远地,静静地看着汽车残骸捞起,眼眸中点点泪光闪过,他烧掉了女友的照片,随即展开复仇。

伯恩就像《水浒传》中的林冲,他是个杀手,一个训练出来的机器;他眼里只有任务,不应该有感情。

所以玛丽必须死,他才能回到那个刀枪棍棒的世界,回到自己的山神庙中,独身一人,永不回头。

回望《谍影重重》的1.2两部,我们看到的,似乎是一个好莱坞版的《我是谁》。

但随着第二部的结束,“伯恩的身份”这一问题似乎已经得到了回答,众多谜团也已经解开得差不多了,那碟3要带给我们的到底是什么呢?

细细品究,你才会发现,系列的前两部都只是铺垫,《谍影重重3》所展现的内容,才是母题的核心,是一根回味无穷的“事后烟”。

除了一如既往精彩的追逐,枪战,打斗戏之外,导演甩出了一个更庞大的幕布:他将伯恩的个人命运,置于了与庞大国家机器的对峙之下。

在这里,伯恩的超常的特工本领已经不再是人们关注的对象,他不是一个英雄,他很孤独。

尽管他取得了最终的胜利,但他也意识到,他只不过是这个庞大机器中的一个零件,是政府资产,是可悲的“志愿者”。

这句话无疑对伯恩产生了巨大的影响,之后的两部他接连放过了追杀自己的特工。

这种“善”最终也带给自己一条活路,同样的话,在第三部里他说给了另一个特工听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